文字江湖>>墨迹江湖江湖文字 → [转帖]江湖梦


  共有8756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

主题:[转帖]江湖梦
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狂霸如风
  1楼 个性首页 | 博客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管理员 贴子:171 积分:2421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03-12-30 16:34:32
[转帖]江湖梦  发贴心情 Post By:2014-6-5 21:38:57

江湖梦

一、亦真亦幻
   
   这是什么地方?
   汪乾的脑袋一阵阵眩晕,触电后的麻痹还没消除,脑壳像被大木棒敲碎了一样,疼痛,迷糊。他挣扎了几下,手脚不听使唤,牢牢钉在潮湿的草地上。再努力挣扎,整个身躯都不属于自己了,眼皮沉重,自动闭合。意识倒还清醒,模模糊糊觉得有人惊呼,有人踢他的脚和腰,好像踢在沙包上,没有知觉了……
   突然,汪乾脑袋和胸脯上一片阴凉,听到滴滴嗒塔的声音。睁开眼睛,明晃晃的阳光刺得眼睛又闭上了。
   “装死!我叫你装死!”随着粗鲁的骂声,坚硬的鞋底踢在汪乾的肋骨上,让他不由自主叫起来,声音大得连踢人的家伙也吓了一跳,骂骂咧咧围着他转圈。
   “灭尘,不要难为他。”
   汪乾看清了周围,一个不大的院子,他脚朝大门躺在青石板上,左右立着兵器架、石锁、木人,脑门方向大概有一些人,传来窃窃私语。自己衣服湿了一大片,是被人泼了桶水。浑身上下被铁链绑得结结实实,他一动,铁链在石板上钪朗朗响。
   “杀施主,请起来说话。”
   汪乾看看边上,只有自己一个人需要起来,那是对我说呢,心里大大懊恼,说:“躺着好,这么粗的铁链子,站起来背着累!”
   刚说完,一个胖和尚腾、腾、腾跑过来,抬起腿要踢,又停住了,硬生生跺在地上,石板喀得一声碎裂。一股柔和的力量托着汪乾的肩,又托住腰,把他慢慢托起来,上半身凌空,又让他转了个身,站立起来,好像母亲抱起摇篮里的婴儿。
   几个和尚站在屋檐下,边上还有两个道士。中间一个瘦小的老和尚,身穿红色的袈裟,手挂黑念珠,上前半步,向汪乾低头合掌,说:“少林寺待客不周,老衲法缘赔罪了。”
   “你是法缘长老?这是少林寺?我在哪里?”汪乾心里说,该不是在做梦吧。
   胖和尚灭尘冷笑一声,说:“你小子装什么疯!不是说了少林寺嘛?还问在哪里!”
   汪乾想一定是做梦了,这几天玩江湖玩得火,入魔了,这个梦也太逼真了。
   “方丈,跟这个魔头还客气什么!让晚辈一剑宰了他,为……为江湖同道报仇!”一个中年道士拔出剑来,须发皆张,眼里闪着泪花,飞身举剑来劈汪乾。
   法缘一把拉住他,说:“且慢!林师侄佛门不可杀生,道家也说上天有好生之德。杀施主既入少林,废去武功,仔细看守,不再危害江湖也就不要为难他了。”
   “方丈!人命可以留,他,他不是人呐!是魔!是鬼!”林道士触动了心里的哀痛,潸然泪下。
   法灭把他拉到一边,轻声说:“林师侄,我觉得这事蹊跷。这人长得和杀戮一样,可是武功相差太多,性情也不一样,我们不能错杀人啊。”法灭是少林方丈,刚才以内力抬起汪乾,已经把他的武功底子摸得一清二楚。
   汪乾不知道自己捡了一条命,稀里糊涂被人绑被人踢,又是道士又是和尚,拍电影似的,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。他偷偷扭大腿,咬舌头,痛得要命,可是不醒。


分享到: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

《神剑江湖www.88jh.com》

支持(中立(反对(回到顶部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狂霸如风
  2楼 个性首页 | 博客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管理员 贴子:171 积分:2421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03-12-30 16:34:32
  发贴心情 Post By:2014-6-5 21:40:49

     二、绑着吃斋
   
   晚上,少林寺会客厅,方丈法缘摆了斋饭,招待两位道士。汪乾也被请来,身上绑着铁链,叮叮当当进来。法缘客客气气给他引见在座的和尚道士,罗汉堂大和尚法慧,藏经阁长老法明,法缘的大弟子戒离,两个道士居然是武当掌门鹤真人座下弟子林御风和黄经。
   汪乾初见这些江湖领袖,比看上海申花队训练还高兴,可是老和尚假客气,一点也没有给他松绑的意思,反倒叫来个小和尚,说:“伺候杀施主用斋。”准备喂饭呢。汪乾老生不客气,坐下,一见桌上不是豆腐就是青菜,没什么食欲。
   “方丈,我叫汪乾,不是什么杀施主。你们一定搞错了。”
   林御风从鼻子里哼了一声。法缘说:“老衲心里也疑惑,施主好像不会武功。可是,江湖上传说,杀戮这个魔头,一身功夫神鬼莫测。其中一项,内力可以收发自如,收则不见丝毫,发则排山倒海。我们也是不得已啊。好在,十五日之内施主必定可以解除铁链。到时候,施主可以任选一样少林武学,做为补偿。”
   “哦?”汪乾吃着小和尚喂的饭食,心里高兴,不用选啊,当然是易筋经啦!捆了半个月,能学易筋经倒也合算。以后再学会本门的四十二章经,就可以有两种心法攻击,哈哈,经验长起来不就好说了。“为什么要十五天?”
   林御风插嘴进来,说:“不是你自己定的嘛,十五日后,泰山玉皇顶,挑战武当少林两大掌门。忘了?还是怕了?”
   “你不怕,来解开我的铁链啊!”
   林御风霍得站起身,说:“道爷我先割了你的舌头!”被身边的师弟拉住,黄经说:“师兄别莽撞!听法缘方丈主持公道。”
   饭吃完,汪乾起身,说:“不打搅大家商议大事了。”众人被他说破,面皮都有些难看,打个哈哈,和尚们起身施礼。“我最后问一句,那个杀戮和我长得很像?”
   “一模一样。”一直默不作声的法慧死死盯住汪乾,怨恨和愤怒的目光,让汪乾打了个冷颤。

分享到: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

《神剑江湖www.88jh.com》

支持(中立(反对(回到顶部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狂霸如风
  3楼 个性首页 | 博客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管理员 贴子:171 积分:2421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03-12-30 16:34:32
  发贴心情 Post By:2014-6-5 21:43:09

三、魔头杀戮
  
   不知哪里飞来几只乌鸦,在窗户外面呱呱呱叫个不停。汪乾坐在床上,背靠墙壁,无聊透顶,用右手指抠身下的草席。席子上有几个黑点,看上去像个弯腰的人,他想加工成一幅漫画。一点点挖,不知干了多久,终于好了。得意起来,习惯性的摸摸下巴。突然,他呆住了,把那只手掌举到面前,看了又看。它从铁链的捆绑里出来了!他大幅度的挥舞自由了的手臂,又用它捏大腿。该不是在梦里作梦吧?
   对了!对了!他忽然想通了什么,使劲一拍床。这是个梦啊!铁链根本不存在!几乎要笑出声来。连忙去挣脱另一只手臂,一用力,铁链勒得皮肉钻心疼痛。再试一次看看。他不停的念叨,是个梦,它不存在的,空的,出来,出来,你给我出来!
   “别白费力气了!”是胖和尚灭尘,不知什么时候进来,嘲笑着看他。
   汪乾连忙侧身,把右臂贴墙藏在身后,才抬头冲灭尘笑笑,说:“大师傅你好,这么晚还不睡啊?”
   “这就睡。”灭尘鞋也不脱,在汪乾边上躺下,左右挪动肥硕的身躯,找个舒适的姿势,闭上眼,一会又睁开,说:“别想耍花招,要不然老子踢死你。”
   好不容易来了个伴,汪乾怎么舍得他睡,心里一堆堆问题要问,比如:这是什么地方?他也明白,不能直接问,要不然越弄越糊涂,说不定这胖子恼起来,脱下袜子堵自己的嘴巴,岂不糟糕。
   “灭尘师傅?大和尚!哈哈,没别的意思。您也看出来了,我根本不会武功。你给我说说那个杀戮到底怎么回事?我真的一点都不知道。”
   人总是喜欢自己比别人知道的多一点,把多出来的一点炫耀出来就更开心啦。
   法灭摆摆架子,开始说:“一个月前,龙门血河派掌门血鹰沙飞云五十寿辰,请客吃饭。聚拢了一大帮子邪派人物,后来一查,一流高手有四十七个,他们带来的二三流角色不下二百人,都在血河大堂喝酒。第二天,没有一个站起来,死光了。消息传出来,震惊了全江湖。罪过罪过,我是个和尚,不该幸灾乐祸,可当时心里挺高兴。以为,不是邪派内讧,就是正派高手们干的。沙飞云的小儿子沙天宇当天不在家,他回家办丧事,惊动了邪派各大掌门。我家方丈听说了,怕他们迁怒于正派,滥杀无辜,亲自赶往龙门吊唁。我当时想,说不定整个儿就是挑动正邪两派大仇杀的阴谋。出殡那天的凄惨样,我看了心里直发酸。几百个棺材啊,一排排摆着,遮天盖地的白布魂幡,纸钱撒得下雪一样。那些血河的日月教的权力帮的人,见了我们恨不得扑上来咬一口。都是人啊,正派邪派,哪个不是吃娘奶长大的。我算知道法缘掌门一番菩萨心肠,要是邪派复仇,江湖真的要血流成河了。沙天宇不到三十岁,看上去白白净净,像个秀才,倒真是个硬骨头。他说:‘为了查明真凶,晚辈愿意用性命做祭品,祭奠诸葛神祠。’什么是‘诸葛神祠’?你真不知道?那是武林中最神秘的地方,你有任何问题都可以得到回答,代价也高的出奇——自己的性命。十二天后,沙天宇在诸葛神祠祭坛当着全江湖二十个门派掌门的面自杀。他最后一句话说:‘报仇的事就拜托各位叔伯长辈。’说完,挥刀砍断脖子,脑袋跌在祭台上,血喷出来时,空中出现了一段奇怪的图像。方丈说,开始是血河大堂大摆酒宴,一个青年人走进来,容貌和你一样,谁也没在意。他挂着满不在乎的笑脸,走到沙飞云面前。沙飞云起身,笑呵呵问他:‘小兄弟是哪里的朋友,喝得畅快吗?’青年没有回答,猛地向他推出一掌。沙飞云壮实的身子从坐椅上飞起来,嘭的一声撞在墙壁上,立刻瘫软在墙角,死了,脸上还带着笑,手里握着酒杯。大堂里人都呆了,有人嘴里塞着肉片,因为张大了嘴,掉了下来。血河的人先醒过来,亮出家伙,叫喊着围住青年,几十柄白晃晃的刀抵住他的前胸后背。一个领头的说:‘你!……留下名字!’青年不答话,又是一掌挥出,打飞了他。那些刀插进了青年的身子,可是就像插在影子里一样,血河弟子不相信会有这样的事,一愣神的工夫,被青年一个个打飞了起来。跌到在地上立刻死了,没有一点挣扎。喝酒的人都是沙飞云的好友,浠沥哗啦推倒桌椅,亮出兵刃,要潮水一般淹没那青年。他像个岛似的立着,把一排排人打飞了过去。刀剑袖箭铁莲子金钱镖穿过他的身子在大堂里乱飞,戳伤不少自己人。几个胆子小的偷偷往门外溜,青年一闪身子拦在门口挡住去路,把他们摔进大堂。他出手没什么招式,就是快,快得没办法说,出掌收掌好像根本没动,一个敌人已经倒下了。人们拼命向门口冲,都是江湖上有名望的人物啊,什么脸面也不顾了,一门心思逃命了。那人成了一座闸门,人群冲上去退回来,留下十几个尸首,再冲再退,直到不敢挪动脚步。人们有的背靠背,有的贴墙站,挥舞着家伙紧守门户。打一样的算盘,还剩几十个人,总不能同时杀光,你杀别人,我夺门逃命。青年好像看透了他们的心思,微笑着摇摇头。突然,他飞动起来,不,不是飞,飞没有那么快,他像一串影子在屋里晃动,晃到哪里,哪里就倒下几个人,扑通扑通的声音响成一片。冲向门口逃命的人,尸首卧在门槛上。前后不过一柱香功夫,刚才还喝酒划拳的二百多人全死光了,横七竖八躺满了一屋子。青年好像很满意,咧嘴一笑,抬头说了一句‘我叫杀戮’,轻松的走了。屋里几只打翻的酒杯还在咕噜噜摇晃,死者带着生前的神情,有的惊恐有的愤怒有的绝望,只有沙飞云是笑脸。”
   灭尘停了下来,眼里闪着恐怖和怜悯,坐起身合掌颂佛:“阿弥陀佛!”
   汪乾好像看到了一堆狼籍的尸体中间沙飞云显得诡秘的笑脸,忍不住说:“是人吗?他这么厉害!后来呢?”
   “后来影像消失。邪派几个教主掌门击掌为盟,誓杀杀戮。正派还不想插手,谁想到,杀戮他几乎见人就杀。血洗聚闲庄、五霸岗、桃花岛、大理、光明顶。武当林御风道兄的一个师妹,本门法慧长老大弟子也死在他手下。整个世纪江湖人人自危,唉!”
   “为什么说都是他干的?他不留名号啊。”
   “不留名号?他的武功就是名号。死在他手下,全身不见一点内外伤,死者连哼都来不及哼一声。”
   “那,你们又是怎么发现我的呢?”
   “你昏倒在嵩山脚下,我看到了,觉得和方丈讲的杀戮很像,就抬你回寺。你要真是杀戮,嘿嘿,这铁链根本拴不住你。”
   汪乾心说,那也不见得。他那只不知不觉挣脱铁链的右手抽搐几下,手心里已全是冰凉的汗水。

分享到: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

《神剑江湖www.88jh.com》

支持(中立(反对(回到顶部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狂霸如风
  4楼 个性首页 | 博客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管理员 贴子:171 积分:2421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03-12-30 16:34:32
  发贴心情 Post By:2014-6-5 21:44:49

四、泰山绝顶
  
   玉皇顶上放眼远眺一片云海翻腾,清凉的风吹动衣角,扑拉拉响。
   “他会不会不敢来了!”林御风坐立不安,问师弟黄经,又像自言自语。
   “说不定已经到了。”黄经拿眼瞟不远处坐着打盹的汪乾。
   汪乾身上换了一根黑色的细绳子。他的右手没法放回去,法缘知道了惊疑不定,把铁链和手臂看了又看。黄经给他出主意,说武当有一根乌蚕捆仙绳,用北方天蚕坛通体透明的冰蚕丝掺杂人发编织而成。刀割不断,韧性奇好。捆住人,越挣扎越紧,不像钢铁那样脆,真是神仙捆上了也难逃。于是,他飞鸽传书,给汪乾带来了致头痛的刑具。
   汪乾不是神仙,吃够了这捆仙绳的苦头。细细的绳子深深勒进肉里,骨头都快勒断了。现在,他靠在椅子背上,怀念起那根粗重的铁链。说实话,除了重点,没什么不好。
   偌大一个玉皇顶,只有十来个人。武当掌门鹤真人闭目养神,灰白的胡须被风吹着,一下一下拍打着消瘦的脸颊。他身边除了林御风、黄经,还有三两个中年道士,一个个神色严肃,看来是他徒弟中的好手。法缘法慧带着灭尘和四五个和尚,也都静悄悄的。汪乾听灭尘说,怕敌人来个调虎离山趁机偷袭,所以两派只带了少数高手上山,家里严密守卫。其实,人多也没用,两个掌门要是不能制服杀戮,其他人只能是陪葬。所以,平时爱看热闹的江湖汉子,一个也没上山,再笨的人也不会自己找死。
   杀戮突然出现,大大方方站在众人面前。谁也没注意到他什么时候来的,从哪里出来,好像他先站在那里,众人才围坐在他面前一样。
   “我就是杀戮,向各位问好。”他拱拱手,脸色平和。
   汪乾仔细打量他,平平常常的容貌,混迹人群肯定认不出来。他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不错,自己的脸当然认得,却从来没有仔细端详过。男人谁整天照镜子?杀戮也看到了他,没有特别奇怪,好像等到了一个熟人,连招呼也不需要打,仅仅和他对视了一眼。
   “杀先生,你好辣的手段。”鹤真人气定神闲,声音不大却透出威严。
   林御风已经按捺不住,紧握剑柄,要不是师傅在前,早就跳了起来。
   “人终有一死,死在我手下,至少没有痛苦。”
   法缘起身要给他介绍在座诸人等,杀戮一摆手,制止了,说:“不用麻烦了。反正以后我们不会再见面。说吧,一起上还是一个个来。”
   “魔头!你太猖狂,道爷先来会会你!”林御风腾的站起来。
   “坐下!”鹤真人一声短喝。
   “杀施主,老衲少林方丈法缘。敢问施主为何杀人?”
   这原本不是问题,江湖聊天室里靠杀人扬名立万,杀戮现在大名鼎鼎总不是作文章得来的。
   杀戮点点头,好像很难回答。“方丈,久闻你是个真正的好人。的确不错。我杀人不为名不为利不是寻仇,真正的原因我不想说。你可以说我天生喜欢杀人,其实也不对。今天,我杀了你们并不感到高兴,当然也不会难过。”
   “和尚我帮你说吧。”汪乾一看,是罗汉堂大和尚法慧,脸色铁青,目如喷火,“你杀人练魔功!”
   “沾边,不全对。”
   “可惜,天地都不容你!你太托大,魔功未成,今天来急着找死!可惜可惜!年轻人难免轻狂,你为什么不忍耐着点,偷偷杀人,不要弄这么大动静。可惜一项绝世神功断送在你手里。”
   “和尚,你是罗汉堂的法慧吧。一定是,要不怎么听起来不像和尚说话。我告诉你,你一辈子都练不成我的功夫。因为,你太笨。哈哈哈。”
   法慧是个武痴,武功高出方丈法缘许多,当年把方丈的位子让给师弟,就是怕琐事缠身耽搁武学。他也放声大笑,说:“你害怕了,怎么罗嗦起来?你一共杀了六百零五人,有三个皮肤破裂,虽然裂缝不比头发丝宽多少,足够让你死在今天。”
   话音刚落,法慧飞身猛扑杀戮。汪乾想,这少林高僧也不怎么高,说着说着突然动手,不是暗剑伤人嘛。他看着法慧僧袍鼓涨,像个大气球,飘飘忽忽飞向杀戮。这是他内力激发,护住全身,人未到,杀气先行,无形劲气一层层如海浪奔涌过去,带动地上的砂石咕噜噜滚向杀戮。奇怪的是,杀戮一动不动,连他的衣袖发梢也不见摆动,好像一张渔网,漏过了汹涌的气流。
   嘭,一声巨响,汪乾坐不稳,向后翻倒。可怜绑住了手脚,直挺挺磕在地面的碎石上,后脑火辣辣生疼,脖子一片热乎乎湿漉漉的感觉。他连忙挣扎起来,看到其他人稳稳坐着,只是一个个呆如雕塑,盯着杀戮和法慧。
   杀戮依然站在原地,法慧站在他身后,两个人几乎背靠背。仔细一看,汪乾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杀戮肚子上冒出一只手掌,五指蜷缩,好像随时会动起来,但永远也不会动了。当然不是杀戮的手,他双臂环抱在胸前。
   杀戮缓步向前走,手掌一点点退进身躯,最后消失。又传来一声沉闷的巨响,法慧瘫软的肉体向前扑到在地上。杀戮向大家一摊手,好像说,我有什么办法,他自己找死。他黑色衣衫完好如初,在阳光下闪着绸缎柔和的光芒。
   法缘低颂佛号,说:“把法慧师兄的法体抬回来。”两个和尚应声而去。林御风颓然倒坐在椅子上,他看清了刚才恐怖的一幕。法慧从杀戮身躯里穿过,像穿过一个影子。这不是武功,是妖术!可惜,他虽然是道士,只会剑术气功,画符捉鬼一窍不通。师妹的仇怎么报得了啊。
   杀戮让人抬走了尸首,说:“还有谁上?”
   法缘站起身,说:“杀施主,老衲不是你的对手,甘愿认输。但有一事相求,施主,请不要滥杀无辜。老衲愿意死在施主掌下,恳请施主顾念众生学武不易,做人艰难。”说完,他举步前行。
   杀戮摇头,说:“方丈,我不愿杀你,也不答应你的请求。不杀人,学武何用?你们走吧。”
   鹤真人起身,摘下佩剑,抛落山崖,头也不回就走。武当弟子,纷纷起身解剑。林御风泪流满面,哐当一声,抽出佩剑,横剑自刎。啪的一声,脸上挨了一个巴掌,剑已经被夺下。一看,是师傅鹤真人,面如死灰,冷笑一声,骂他:“懦夫!”
   法缘带领和尚们,向汪乾施礼,说:“多有得罪,老衲在少林恭候施主光临。”灭尘解开汪乾身上的捆仙绳。
   汪乾点点头,活动活动筋骨,说:“好说,好说。”他抬头看到杀戮,说:“你害得我好苦啊!我们怎么长得一样?”
   杀戮笑嘻嘻的走到他面前,两人不但面貌相同,身高体型一模一样,一个模子浇铸出来的也没这么像。
   “是你害我啊!傻瓜!”杀戮笑得更开心了,说,“原来我长得挺好看,是吗?哈哈哈。”
   汪乾楞住了,他看着杀戮的笑容觉得不自然,右脸颊僵硬,冻住似的,忍不住伸手去摸,说:“你的脸……”
   脸字还没说完,耳边乎的一阵风吹来,一看不是风,自己被杀戮抓住肩头甩上半空。他哇哇大叫,重重的跌落在地,心里懊丧,真是人不走运一天摔两跤。等他爬起来,看到鹤真人倒在杀戮怀里,浑身是血,胸口插着一柄长剑,剑握在杀戮手里。杀戮拔出剑刃,推开尸体,鲜血浸湿了胸襟。“法缘长老,你叫我别杀人,人却要杀我。连武当掌门也是这路货色,你说无辜的该死的怎么分得清。”说完,飞身扑向武当道士,法缘飞身阻隔,以自己的身体挡住众人,低头合掌,要舍命救人。
   杀戮硬生生收住步伐,一剑插进地下。山顶土薄,几寸以下就是整块岩石,这把剑却只露个柄,不住颤动。法缘长老口吐鲜血,染红了白须,气息微弱的说:“谢施主不杀之恩。施主今天能放过他们,老衲足可以含笑于九泉了。”
   杀戮摆摆手,长啸一声,跃下山巅,几个起落,身影成了一个黑点,啸声还在山颠回荡。

分享到: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

《神剑江湖www.88jh.com》

支持(中立(反对(回到顶部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狂霸如风
  5楼 个性首页 | 博客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管理员 贴子:171 积分:2421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03-12-30 16:34:32
  发贴心情 Post By:2014-6-5 21:45:29

五、美女如豆腐
  
   汪乾想明白了,原来鹤真人偷袭,剑要先穿透自己再刺杀戮,要不是杀戮甩开自己,胸口就多了个大窟窿。他回过神,和尚道士走得干干净净,泰山绝顶就剩他一个人孤零零吹风。本来泰山看日落挺不错,可是肚里空空,等日落还有一两个小时,晚上没法下山,再饿一夜,说不定下山头晕眼花,一脚踏空,陪山神爷去了。越想越饿,干脆走吧。又一想,身上没银子啊,下山去要饭吗?而且,自己的脸这个幌子可太大了,万一碰上杀戮的仇家,白白做冤死鬼,划不来。茫然的四处打量,几把椅子可以卖些钱,不过背下去又划不来。看到鹤真人那把剑还在,拔出来吧,好歹值几个钱。他府下身子,抓住剑柄,憋足了力气,用力一拔。咚的一声,摔了个仰面朝天。手里只是剑柄,带着两寸多长一截剑刃。心里直叫晦气,过去一看,泥土里横七竖八插着十几块剑刃。原来全崩断了。
   汪乾想把剑柄仍掉,看看柄尾镶有一块绿莹莹的石头,说不定是宝石呢,换几个馒头总可以吧。想到馒头,他一刻也不愿再待,起身下山。
   泰山脚下村民民风纯朴,见他还算斯文,这家给他个馒头,那家送碗小米粥,吃得汪乾很感动。想起自己平时对叫花子不理不睬的德行,脸上一阵阵发烧。他身上的衣服换了一套村民的破衣,用些柴灰污泥抹了脸,别着剑柄上路。
   可是,去哪里呢?回少林寺?去蹭和尚的饭?太没面子了。行路难,行路难,多歧路,今安在?这大概是李白为我汪乾写的吧。别想太多,先到泰安城里找个明白人打听打听,当今皇上是谁?那些村民,满嘴鲁南方言,像电脑里的NPC似的,说来说去,几句话:吃了吗?哪儿来?哪里去?
   一路风餐露宿,来到泰安城。城里到底热闹,虽说没有双层公交车、奔驰3000、桑塔纳、的士、摩托车、自行车,满眼挑担的、推独轮车的、架马车的、练武卖艺的、骑马逛街的,塞满了一条三米多宽的黄土道,也算熙熙攘攘了。
   汪乾找不到珠宝店,肚里又饿得难受,城里没有免费的午餐。不管了,饿死不如犯法,霸王餐也得吃了。他大大方方走进一家临街酒店,靠窗坐了,看到幌子发白的黄布上写着黑字“醉客斋”。伙计没多看他破烂的衣服,客客气气的问:“客官要些什么?小店大肉饺子全城有名,什锦炒饭也是泰安一绝。啊,您要是喝酒,鸡鸭鱼鹅全有。”
   汪乾见他客气,反倒不好意思让他亏太多,说:“来一份炒饭,一个豆腐汤,再来五个馒头。炒饭先上。”
   “好吖,炒饭好,好吃又实惠,一共四十二文,您给四十文吧!”
   汪乾一楞,脸红耳赤,他现在真正一文不名。没办法,豁出去了。他起身一拍桌子,脸红倒像是生气,大声说:“什么规矩啊!你要我先付钱!大爷我怕吃得不舒服!”
   小二也不生气,笑脸依旧,说:“这位大哥,天下饭店都是这规矩,先付钱再吃饭。要是饭不好,你打我。”
   “世道变了啊!你敢这样对我说,找你们老板来。”
   “小的我最后说一遍,先付钱再吃饭,这是规矩。”
   啪,汪乾一气之下,顺手把别在腰间的剑柄拍在桌上,以壮神威,双腿却不住打颤。
   “等等,等等!我来付,多少?”小二转过头去,看到是一位年轻的相公,一个人要了四五个菜,自斟自饮。脸上堆笑,跑过去收钱。
   汪乾怪不好意思,朝他拱拱手,没敢多看。要不是肚子饿得贴着脊梁骨,他就跑出门去了。汪乾重新裹好剑柄,插在腰里。给自己打趣说,要是到了龙门客栈能有包子吃,馄饨是吃不到了,在大理边上呢,一定饿死在路上。
   “朋友,一起吃点?”是替他付账的人,他不等汪乾答应,招呼小二“那些菜不要了,重新上一个干菜老鸭堡,红烧肘子,五花走油肉,鲫鱼豆腐汤,再来四个下酒小菜,端这里来。快啊!”
   汪乾仔细看他,脸色白润,眼睛不大,水灵灵的,细眉毛,像两道优美的弧线微微下翘,鼻子大点,不过鼻梁挺直,鼻翼直削,凿出来似的,红唇小嘴,色泽鲜艳。不用往下看了,他说:“小姐啊,出来玩要节约点。还有许多人吃不饱穿不暖,零花钱多了呢,买本书看看,不喜欢看呢,捐给希望工程。”
   “希望工程?干什么的?”她不掩饰身份,本来就掩饰不了。
   汪乾知道说漏了嘴,谁知道这是什么年代,多说几句汽车电脑MUD能让她疯喽。正好炒饭上来了,埋头扒饭。他从来没这么饿过,哗啦哗啦,不辨滋味,连咀嚼都想省略,恨不得连盘子一起往喉咙里塞。要不是豆腐汤及时赶到,炒饭噎在喉咙口堵塞气管,汪乾几乎小命不保。
   她看他吃,咯咯的笑了,说:“江湖里没见过你这样吃饭的!唉,你怎么看出我是女的?”
   “看不出我是瞎子!”汪乾用汤勺捞起一块豆腐,说:“你看你的脸,比它上还白,比它还嫩,至于味道嘛,但愿不要一样过于清淡。”他故意用嘴唇吮吸豆腐,细细咀嚼,脸上笑得暧昧。
   要不怎么有句老话说:“饱暖思淫欲”。汪乾刚吃了个半饱,心思就甜蜜起来。

分享到: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

《神剑江湖www.88jh.com》

支持(中立(反对(回到顶部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狂霸如风
  6楼 个性首页 | 博客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管理员 贴子:171 积分:2421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03-12-30 16:34:32
  发贴心情 Post By:2014-6-5 21:46:34

六、绿玉避邪
  
   “天骄?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。好好……”汪乾嘴里塞着油光光的五花肉,忙里偷闲赞美了她一句。
   “不是那个骄,娇气的娇。”她开始娇气了。
   汪乾心里说,谁来管你哪个娇,天桥也没关系。
   “你这人真奇怪,怎么和店小二有那么多话说。刚才你摸出来的是什么?绿闪闪的挺好看的,给我看看好吗?”
   “喜欢?送给你了。”汪乾拿出剑柄,解开布条,“反正不值钱。”
   “剑柄!你偷来的?”天娇把剑放在手掌里,仔细翻看。
   汪乾刚想教育她几句,看到两个男人走过来,一个白衣黑带,身材修长,手拿折扇,像个文士,另一个黑衣红腰带,脸上都是肉,身子宽得像门板。两人在汪乾左右坐下,看看天娇手里的剑柄又上下打量汪乾。
   “小可桃花岛花飞无影郑一叶,这位是我师弟,人称黑藤鬼难缠赵山南。”白衣人对两人拱拱手,“敢问两位怎么称呼?”
   “我叫汪乾,这位……你自己说吧。”
   天娇撇开脸,好像什么都没听见。
   郑一叶也不在意,说:“汪兄弟,如果我没看错,这位小哥手里的是武当林御风的佩剑。”
   汪乾啊了一声,说:“你怎么知道?”
   “那颗绿宝石是武当镇山之宝,绿玉避邪,含进嘴里可解百毒。”赵山南说着,眼里露出贪婪的神色。“你们从哪里弄来的?”
   汪乾把玉皇顶一战如此这般一说,略过了自己被少林寺误会一段,只说自己给和尚道士搬东西,因为好奇就爬在草丛里偷看。听得三人目瞪口呆。
   郑一叶疑惑的看着汪乾。
   这时,天娇无意中触动了剑柄的机关,绿玉避邪跌落下来,赵山南一把抢在手里。
   “还给我!”天娇钪朗一声抽出佩剑,赵山南一跃而退,贴墙站得老远。笑嘻嘻得说:“又不是你的,汪小弟捡得,我就捡不得?”
   天娇飞身举剑和赵山南战在一起。开始赵山南小看她一个文弱女子,心存大意,被天娇凌厉的剑招逼得手忙脚乱。后来,发现她剑招诡秘灵动,拔出兵刃,一管黝黑的铁笛,用心应付。两人斗了个旗鼓相当。
   酒店里有一半人回头看汪乾这一桌,汪乾这才发现,吃饭的虽然打扮各异,看神情都是江湖人物,十个有九个带着刀剑。这些人多半是想看热闹又不敢上山。
   郑一叶趁汪乾走神,突然扣住他的手腕命脉,装出握手言欢的样子,说:“汪小弟,桃花岛千树桃花,十里酒香,一起去痛饮几杯如何?”
   汪乾手臂酸麻动弹不得,今天糟糕了,他哼了一声,扭头看天娇打斗。
   天娇渐处下风,好在她剑招诡秘,赵山南不敢过分强攻。突然,天娇呻吟一声,倒退两步,左臂衣衫破裂,雪白的皮肤上印着一道乌黑的痕迹。
   “桃花岛,好不要脸!”
   “嘿嘿,你们神龙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都不是正派,用点毒算什么?快快找个安静的地方,把毒逼出来,要不然,这条手臂就算完了。没了手,以后怎么嫁人啊?”赵山南洋洋得意,说,“你要是求求我,解药嘛,也不是不能商量,啊,哈哈……”
   汪乾怒火中烧,奋力一甩手,挣脱了郑一叶的钳制,举起条凳要砸赵山南。突然右肩头一片清凉,随之剧痛难忍,手臂一软,凳子跌在自己头上。回头看到是郑一叶刺了自己一剑。
   郑一叶心里惊恐万状,自己明明扣住了他的命脉,谁想被他轻轻一挣扎就挣脱了。他本该被自己的内力震得经脉迸裂而死,却没事人一般,站起来抛凳子。难道是……一个他做梦都不敢想的名字蹦出来——杀戮!只有杀戮才能像影子一样穿透手掌刀剑。后来出于本能,一剑刺出,没想到把他刺伤了!一瞬间大惊大喜,刺激过度,手足冰凉。
   赵山南看到师兄神色异样,连忙奔过来,检查口鼻眼耳。他自己喜欢用毒,第一反映,就是师兄中那小子毒计了。等到他忙活一阵,没发现什么,郑一叶也安静下来,说:“我没事,那小子邪门!”一看,汪乾和天娇已经不见踪影。
   “他们逃不出十里,女的中了毒,一定在附近疗伤。”
   “那个叫汪乾的,一定和杀戮有关系,捉他回桃花岛问个明白。”郑一叶故意提高嗓门,在座的江湖人物多半和杀戮有血海深仇,他这样一说,等于撒开了一掌捕捉汪乾的大网。果然,人们低声商议起来,五六个人匆匆起身,奔出店门,大概通风报信去了。

分享到: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

《神剑江湖www.88jh.com》

支持(中立(反对(回到顶部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狂霸如风
  7楼 个性首页 | 博客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管理员 贴子:171 积分:2421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03-12-30 16:34:32
  发贴心情 Post By:2014-6-5 21:47:15

 七、手铃和密室
  
   汪乾被天娇拉着在泰安城街巷中奔走,她的手柔软滑腻,握着很舒服,只是越来越凉,像一块冰。天娇脸上不断冒出冷汗,快速奔跑加速了毒药扩散。
   “到了。”天娇说完,全身瘫软,倒在汪乾怀里。
   汪乾看到前面是个菜园子,柴棒扎的篱笆参差不齐,一扇柴门半开半闭,里面传来母鸡咯咯的叫声。
   “别推门……把这个抛……抛进去……”天娇从手上褪下一串手铃。汪乾接在手里,小小的三个铃铛重得出奇,迎风一摆,叮叮当当,声音不大非常清脆。要抛出去,还真有点舍不得。
   手铃抛出去,在空中撒落一串铃声,然后无声无息了。
   “进去……”汪乾搀扶着天娇进了院子,看到几陇长势很好的油菜,他想找那串手铃,眼光搜索了一圈,不见踪影。
   眼前的房屋,普通人家布置,说不上精致也不零乱。汪乾搀扶着天娇坐下,回身关上门,说:“你运功逼毒吧,我给你把风。”
   天娇说:“不忙,解药马上就到了……不相信?你……把耳朵贴在墙壁上。”
   汪乾看着她,非常虚弱,又一点不着急,会不会,已经无药可救,她心灰意懒了?“天娇,你不要放弃,试试看,坚持下去。”
   “呵呵,你怕我死啊?”天娇笑得很开心,指了指墙壁,叫汪乾贴耳去听。
   汪乾将信将疑,一听,吓得立刻移开耳朵,仿佛那不是墙壁,是烧红的铁块。隔壁就是醉客斋。那个小二大声招呼:冰糖肘子,挂霜腰果,上好剑南春一斤……
   这时,右边的墙壁突然开启,原来是一扇暗门。飘进来很重得油烟,走进一个厨子打扮的胖大哥,朝天娇施礼,神色恭敬,交给她一个小瓷瓶。天娇朝他摆摆手,说:“我要他一条胳膊。”胖子点点头,从门里出去了。
   汪乾惊讶得合不拢嘴。天娇服下解药,急促的呼吸开始舒缓。
   “坐吧,你这人不坏,入我们神龙教吧。”天娇散开发辫,慢条斯理的梳理。
   汪乾乐了,说:“我一开始就是神龙教的,昨天刚升到七级,黑龙护卫!”
   “拉倒吧,你是黑龙护卫,我就是教主了!知道吗,刚才你要是推门,立刻被二十张弩箭射成刺猬。还黑龙护卫呢,哈哈哈。”
   “不相信拉倒,哎,这到底是什么地方?”
   “你看,连本教最基础的联络站都不晓得。和那两个桃花岛的小贼一样,要不是刚才你舍命救我,现在我就杀了你。”她说杀人随随便便的神气好像说杀鸡。
   汪乾想,我什么时候舍命救你了?不过,让你感激我一下也不赖。“我不是问你这个房子是什么地方,这个……这个世界是哪里?”
   天娇咯咯的笑个不停,说:“你学哲学的?”
   “哲学?”汪乾更糊涂了,看来不是在几百年前嘛,她知道哲学。
   “我要回神龙教,你跟不跟我一起去?神龙岛没有十里桃花,漂亮姑娘可不少。”
   “难道还有比你更漂亮的?”
   天娇和所有女人一样,抵挡不了别人对自己容貌的称赞,说:“会讨好人啊,油嘴滑舌,不是好东西。你真的叫汪乾?嗯,没个性。”她想起另一个油嘴滑舌的坏东西,那个坏东西一心想着在江湖里扬名,很少这样陪自己聊天。现在,他已经变成了死东西,无法复活,不知在哪里轮回了,他还记得我吗?
   汪乾一肚皮懊恼,名字是爹妈取的,没个性?怪我吗?

分享到: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

《神剑江湖www.88jh.com》

支持(中立(反对(回到顶部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狂霸如风
  8楼 个性首页 | 博客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管理员 贴子:171 积分:2421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03-12-30 16:34:32
  发贴心情 Post By:2014-6-5 21:47:40

八、抢劫男人
  
   天刚黑,院门外传来马匹的嘶叫声。
   天娇示意汪乾出发了。他们坐进马车里,车厢宽敞,两条凳子就像两张床,上面铺着毛茸茸的毯子。汪乾朝天娇暧昧的笑笑,天娇脸一红,端坐在凳子上,说:“坐那边。”
   汪乾躺下身子,说:“有道是春宵一刻值千金,小姐,哈哈,别发怒,我是说,小的我先睡了。”
   天娇看着汪乾倒头大睡,手紧紧握住剑柄。这个人到底是不是杀戮?杀了他!能行吗?如果他不是杀戮呢?心里又另一个声音,就算他真的是杀戮,此时此刻你下的了手吗?为了什么?那个不知在哪里轮回的他?他会像眼前这个人一样舍命救自己吗?会的,他说过愿意为我死!不,不会!他要做掌门,要做武林盟主,要让别人拜倒在自己脚下!他不肯。会的,他不是自杀了吗,为了别人自杀的,他也会为我而死。
   不知不觉,天娇的剑已经横在汪乾的脖子上,一点点落下,只要轻轻一拉,他就永远睁不开眼睛。
   突然,马车停了,车前传来沉闷的扑通声,像一堆肉摔在地上,是的,车夫已经到下。
   “神龙教的侠女听着,这里有天山派血河派大理天龙寺名捕门还有桃花岛几十名高手,只要你把姓汪的小子交出来,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。”
   汪乾猛然跳醒,见天娇的剑横在自己眼前,轻轻推开,说:“小心啊,很锋利的。”
   天娇心里惭愧,他一点也没有疑心自己想害他。挡住车门,放声说:“郑一叶,你师弟的手臂不痛了?我们神龙教怕过谁?有本事自己来捉人!”
   “妖女!你好狠毒!”赵山南呼喊着要冲上来,显然被人拉住了。
   “赵师兄,不是你说的嘛,大家都不是名门正派,用点毒算什么?别动怒,虽然你砍了手臂,龙水神液没那么快消退,动怒,哈哈,小心性命难保。”
   啪啪啪,车厢壁上传来五六声爆响,然后四周有人策马疾奔,哗啦啦一声巨响,车厢四壁以及顶棚飞散开去,只剩底座。
   汪乾环顾前后,二三十个打扮各异的江湖人物把马车团团包围。看来他们有所忌讳,远远站着,谁也不想先出头。
   一个中年和尚上前半步,说:“贫僧天龙寺觉敏。姑娘,我们只想问问汪乾朋友,没有恶意。”
   天娇拦在汪乾面前,说:“站远一点,放明白了,他现在是我们神龙教的客人。”
   “是姑娘你的客人吧?”一个剑客语调轻浮,引得众人放肆的大笑起来。
   天娇嘿嘿冷笑一声,向他招招手,仿佛有话要说,只听“叮”的一声,那人挥剑跳开半步,喝骂:“妖女放暗器!”
   汪乾本来对这些江湖人物并无恶感,可是,白天桃花岛赵山南明抢绿玉避邪,特别现在这些人语调轻浮,心里有气,说:“我就是汪乾,有屁快放!”
   觉敏说:“汪施主,你和杀戮是什么关系?”
   “见过面,没交往。”
   “听说杀戮的身体可以穿越刀剑,汪老弟挣脱我手掌的功夫,真当漂亮。”郑一叶一副煽风点火的样子。
   汪乾说:“我要是杀戮,你现在还有命说风凉话吗?”
   “可惜,杀戮受了重伤,功力大减。”刚才那个剑客,回头对众人说,“各位,兄弟我去泰山顶看了,杀戮的确受伤很重,他没能把剑插进地下,用内功震碎了剑刃,吓退了少林武当那些蠢货。”
   “汪施主,今天无论如何要请你跟我们走一趟。”说完,觉敏缓步向马车走来。
   “你别管我,自己走,桃花岛的小子,对你不怀好意。”汪乾在天娇耳边轻声说了几句。
   天娇身躯微震,说:“本姑娘能丢下朋友自己逃命?”
   “我们是朋友了?我好高兴,这么漂亮的朋友很难得啊。”汪乾回头对觉敏说:“大和尚,我跟你们走,不要为难这姑娘,否则,别想从我嘴里得到半个字。”
   觉敏点点头,停下步子,等汪乾。
   汪乾跳下车,回头看看天娇,高举双手,走过去。脚下踩断枯枝喀喀声,在寂静的夜里特别刺耳。
   突然,汪乾听到背后传来天娇的努喝“卑鄙!”回头,看到郑一叶挥剑和天娇战在一起。天娇左手用剑,右手无力低垂,显然被郑一叶偷袭伤害。正想回身过去帮助天娇,胸口遭到沉重的一拳,顿时五脏六肺移位,气闷难当,哇的一口,吐出血来。随即,双手被擒,膝盖窝被人猛踢一脚,跌倒在地。
   “汪施主,对不住了,杀戮太厉害,我这也是不得已。”觉敏偷袭得手,立刻取出绳索,把汪乾扎成一个粽子。
   天娇已经抵挡不住,郑一叶存心戏弄,左一剑,右一剑,割破她的衣衫。人群围上来,淫笑声起,有人说:“郑老兄好剑法,果然落英缤纷,花影若现,啊,哈哈哈……”
   汪乾忍住疼痛,破口大骂,可是,只能干张嘴巴,呀呀哑嘶。

分享到: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

《神剑江湖www.88jh.com》

支持(中立(反对(回到顶部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狂霸如风
  9楼 个性首页 | 博客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管理员 贴子:171 积分:2421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03-12-30 16:34:32
  发贴心情 Post By:2014-6-5 21:49:49

九、又见杀戮
  
   汪乾闭上眼睛不忍再看下去。
   天娇奋力挡开郑一叶一剑,跳下马车,横剑架在肩膀上,说:“姓郑的,神龙教一定让你死得比我惨一百倍。”说完,就要挥剑自刎。
   “住手!”郑一叶突然飞身扑向天娇,举剑格飞了她的剑。
   “郑兄弟真是怜香惜玉啊!”人群里爆发一阵哄笑。觉敏也面露微笑,很快,他的笑容凝结,他看着郑一叶慢慢倒下,瘫软如泥。一个男子立在天娇身边,深情似笑非笑。
   汪乾看了,放下心来。男子脱下自己的衣裳,交给天娇,对众人说:“我就是杀戮,有什么事,直接问我。”
   众人不由自主后退几步,亮出兵刃,护住身体。
   觉敏一把拉起汪乾,挡在身前,神色紧张,说不出话来。杀戮刚才怎样制住郑一叶,又怎样挡开天娇的剑,他一点也没看清楚,这样的身手比江湖谣传更加恐怖。
   “我今天不想多杀人,要命的快滚,除了你!”杀戮指着觉敏,慢慢走过来。
   众人听说,如蒙大赦,拔腿就逃。觉敏两腿不住打颤,右手厄住汪乾喉咙,说:“别过来,再往前一步,我就宰了他。”
   杀戮笑着摇摇头,脚下并不停留,说:“你想杀就杀,关我屁事。”
   汪乾喉咙被厄,呼吸困难,脸上憋的热起来,渐渐神志迷糊。心说,完了,死定了。看看天娇,她也正看他,眼里充满了关切。
   杀戮离觉敏不足三步,觉敏一声大喝,将汪乾推向杀戮,同时向后飞掠。
   “逃不了了!”杀戮话音刚落,已经跃到觉敏身边,推手一剑,洞穿他的胸膛。
   觉敏倒在地上,手指着杀戮,说:“你……你……吓唬人!我,”
   杀戮轻声对他说:“你胆子太小,所以,你完蛋了。”
   天娇割断绳索,扶起汪乾。对杀戮说:“你救我一命,我们两清了。”
   “你要报仇,尽管来,我反正债多不愁,虱多不痒。”杀戮拍拍汪乾的肩膀,说:“还稀里糊涂吧,待会我都告诉你。”
   天娇说:“别充好汉了,你要是没受伤,杀和尚还要用剑?”
   “杀和尚要剑,杀你肯定不需要。”
   “好了,好了,别斗嘴皮子了,”汪乾说,“找个地方,天娇要养伤,你呢,把事情给我说清楚。”
  三人回到马车上,朝马抽了一鞭子,让它自己走出江湖
   汪乾帮天娇裹好伤,杀戮斜靠着吟诗:“天当屋顶,地是院,慢慢长路,人无眠,且看山高处,明月何时圆。”
   “不错不错!像个打油诗人,呵呵。老兄这到底是什么地方?”

分享到: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

《神剑江湖www.88jh.com》

支持(中立(反对(回到顶部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狂霸如风
  10楼 个性首页 | 博客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管理员 贴子:171 积分:2421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03-12-30 16:34:32
  发贴心情 Post By:2014-6-5 21:50:28

十、原来你是我
  
   “这是虚拟现实的网络游戏,笑傲江湖。关键是,你认为现在是什么年代?”
   “2000年10月12日星期四!”汪乾脱口而出,一想不对,那是自己到少林寺的日子,这些天稀奇古怪的事一件又一件,日子真记不清了。
   天娇啊的一声,笑出来,说:“开什么玩笑!今天是2050年1月1号,元旦啊,要不我怎么有空上江湖呢!”
   “不要太奇怪,我也是想了好几年才明白。你在玩江湖的时候落入一个时空奇点,进入了五十年以后的游戏当中。”
   汪乾惊讶的手足无措,有太多疑问,我的身体是不是还在网吧电脑前面?我怎么回去?这不是恶作剧吧?可是,张大了嘴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   杀戮看到他傻呵呵的样子,很开心,说:“放心,你一定会安全回去的,要不我也不会在这里了。是的,我就是五十年以后的你。你现在23岁吧?我73,看,不用担心,至少能活到七十岁。不过,少抽点烟,你知道,现在我的肺很不好,老是咳嗽,都是你这小子害的。”
   汪乾觉得非常怪异,73岁的自己和自己谈天,惊吓过度,忍不住笑出声来。问:“那我的身体还在电脑前面?他们把我拿去火化了怎么办?哈哈哈,还有,我们爹妈知道了能把他们急死。”说到后面,他觉得事情严重,面露愁容。
   “不会的,你在那个时空消失了,最后回到原地,外表看来什么也没发生过。”
   天娇明白这不是玩笑,好奇心大增,对汪乾说:“五十年前的世界怎么样啊?你给我说说。”
   杀戮插嘴进来,说:“他现在思绪混乱,你可以问我嘛,我也知道啊。”
   “我怕你老年痴呆,胡说八道。”
   汪乾仿佛豁然开朗,抓住杀戮用力摇晃,说:“哈哈,你就是我,那么我一定可以回去的,我还当心什么?告诉一些五十年以后的事,回去我就是先知了。嗯,先说说股票吧,现在清华同方涨到多少了?台湾有没有回归啊?”
   “不能说。真的,第一,我怕你被人当作精神病,这是许多先知的结局。第二,你知道了,可能改变历史进程。大的不说,我现在安稳的大家庭可能就不存在了,没有小孙子帮我捶背,岂不是大大糟糕。”
   汪乾暗骂,七十多岁了还那么实际,一样目光短浅,只看到眼前的安逸,没有上进心。这都是爹妈骂他的话。
   “有一点可以透露,你老婆三十五岁以前,漂亮温柔,和这位姑娘一样漂亮,之后,婆婆妈妈,虎背熊腰,不过,我越来越离不开那个老太婆了。”
   天娇苦笑不得,狠狠踢了杀戮一脚。
   杀戮收敛了笑容,对天娇说:“对不起,沙天宇自杀由我而起。”
   “算了,”天娇神色黯然,“反正,是玩玩的。我还当真吗?”
   汪乾见了,知道她和沙飞宇绝不是“玩玩的”三个字可以概括,不知为什么,内心深处泛起一股酸涩的醋意。

分享到: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

《神剑江湖www.88jh.com》

支持(中立(反对(回到顶部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RSS2.0 | Xhtml无图版 | Xslt无图版

Copyright © 2007 - 2011 神剑江湖

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8.3.0 | Design:88JH.COM